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婚恋网站调查

婚恋网站调查

  • 时间:2018-01-23 04:43:09         
  • 民生观察

    婚恋网站调查

    王飞翔 刘经宇 田 为

    2017年9月7日,37岁的程序员苏享茂自杀事件,将婚恋网站世纪佳缘推向风口浪尖。苏享茂生前留书称,他与前妻翟某均为世纪佳缘的认证会员,但翟某的个人信息如婚史等存在多个疑点。对此,世纪佳缘表示,将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近日,记者先后在世纪佳缘、百合网等婚恋网站注册会员发现,尽管网站均设置了实名注册门槛,但信息审核存在漏洞,关于年龄、学历、婚姻状况等注册信息都能作假,并能轻易获得网站认证。此外,有婚恋网站前员工自曝,“婚托普遍存在”。事实上,利用婚恋网站骗婚的判决案例也屡见报端。有律师认为,如果用户使用虚假证件注册成功,而婚恋网络平台疏于审核,导致消费者权益遭到侵犯的,婚恋网络平台应根据过错责任大小,对损害的结果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虚假身份轻松通过审核,认证信息随便改

    世纪佳缘和百合网官网显示,世纪佳缘、百合网拥有注册用户共计近3亿人。截至2017年4月,世纪佳缘的一对一红娘业务,已覆盖全国71个主要城市107家线下实体店;百合网在全国拥有100余家线下实体店。

    2017年9月10日,记者注册成为世纪佳缘、百合网的用户。注册时,用户需先填写个人资料,包括性别、身高、学历、所在地区、收入以及婚姻状况等,所有选项均可通过下拉菜单选择完成。注册完成后,用户还可以通过选择认证环节,完成对最高学历、财产、身份等具体信息的认证。认证需提供相应的证件信息,如学历、学位证书等。认证通过后,个人公开资料页面上相应的图标会变亮。系统提示称,完成认证的用户将成为诚信会员,可获得更多的推荐展示机会、提高收信几率等。

    在注册用户的个人资料认证和审核上,世纪佳缘和百合网都宣称通过多重技术手段和保护,可以保证用户信息真实。不过,在网上个人身份信息泛滥的背景下,想要绕过这些审核轻而易举。

    记者在世纪佳缘的注册过程中,将一张经过PS处理,更改了身份证号和照片的身份证上传后,当天下午即收到了认证通过的通知。此时,在记者个人资料页面的诚信等级栏中,身份信息的图标已经“点亮”,记者的“靠谱度”也随之增加。

    和世纪佳缘的认证方式不同,百合网的实名认证采用“身份通认证系统”,只需要输入姓名、身份证号和手机号码即可开启认证。记者随机搜了一张男性头像照片和一张身份证信息,上传照片并输入身份信息,点击认证后,系统立即弹出“恭喜您已经成功通过身份通认证”的提醒。但这张身份证上的照片和上传的头像照片,并非同一人。

    在世纪佳缘的交友项目设置中,有“认证会员”一栏,被分类在该栏目的用户会显示红色字体的“认证会员”字样。记者充值会员取得浏览权限后发现,该栏目中许多会员的“身份信息”图标并未“点亮”,甚至有的会员没有认证任何一项内容。一名“认证会员”告诉记者,她的确没有进行认证,但她充值过会员,为何会出现在认证会员栏目里,她也不清楚。

    2017年7月,嘉嘉注册成为世纪佳缘的一名女性会员,“我个人非常注意对方的认证信息,如果什么都没有认证,长相再帅我都不会主动打招呼。”她所说的认证包括身份认证、学历、职业、财产等信息认证。

    记者发现,即便通过认证的会员信息,也并不一定意味着信息属实。

    记者在世纪佳缘的个人信息栏目中选择了“大专”学历之后,从网上随便找到一张西安某大学女生的学士学位证书照片,上传后进行“学历认证”,最后显示结果为“认证通过”。而该学士学位证书上的姓名、性别、头像等信息,与记者注册时填写的资料并不一致。

    学历认证通过后,记者的诚信等级栏中“学历”一栏的图标显示“已认证”。随后,记者将个人公开信息栏目中的“大专”学历改为“博士”,保存成功,但没有提示再次认证。也就是说,当其他人浏览记者的个人信息时,会看到记者的学历为“博士”,并显示“已认证”。“这也太假了,怎么可能会通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平台认证的博士。”得知此事的嘉嘉发来一个“夸张”的表情。

    与“学历”认证一样,职业认证、身份认证也同样可以蒙混过关。

    世纪佳缘对于职业认证,依托于职场社交APP脉脉的信息。记者注册了脉脉账号,填写资料时称自己是浙江某公司的UI设计师,且毕业于吉林省一所高校。这些资料包括照片与记者在世纪佳缘注册的资料完全不一样。当记者在职业认证中输入脉脉的账号信息后,系统随即弹出“认证通过”的提醒。

    而婚姻状况等信息,则可以随便更改。记者一开始选择“未婚”,之后又改成“离异”,照样审核通过。

    百合网的认证情况也差不多,记者根据已注册的脉脉账号,完成了职业认证以及芝麻认证、手机认证等,除学历认证因系统升级无法进行之外,其余4项验证悉数通过。

    记者随后再次更改了基本资料,成为一名在东部沿海某城市工作、月入5万、有房有车、经过平台实名认证的未婚“高富帅”。

    婚恋网站前员工,自曝婚托普遍存在

    在一些婚恋网站中,除了个人信息可能作假,注册用户花钱见到的相亲对象,也有可能是婚托。

    曾在珍爱网和世纪佳缘工作过2年的晓晴说:“婚托是普遍存在的。”在这两家婚恋网站工作时,晓晴主要负责邀约,即筛选出在平台注册过但没有跟平台签订一对一服务合同的用户。邀约他们参加线下活动,从而为红娘推销一对一服务创造机会。

    “邀约成功的客户越多,我的收入就越高。”晓晴说,他们也有一套专门的“话术”。“一般会说有个女生(男生)在网站上看到了你的资料,觉得不错想见面。再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有针对性地推销,比如你工资在5000元左右,就给你推荐白领剩女;如果工资在1万元到两万元之间,会优先推荐形象气质好的经济女。”另一个常用的理由,是以开展大型相亲活动吸引用户。“总之就是给你很大的幻想,想方设法让你来。”

    如果用户受邀约来到现场没看到推荐的异性,晓晴也有应对之法,“一是现场介绍,找一个条件差不多的搪塞过去;再就是随便找个理由说人来不了了。”据晓晴介绍,这些用户来到现场后,她将引导给销售红娘在单间交谈,红娘会通过各种方式让用户签下几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婚恋合同。

    晓晴所说的婚托,往往是在婚恋合同签订后的服务环节出现。

    据记者了解,一般的婚恋合同除了规定服务周期,还会明确推荐介绍对象的次数,而随着合同价格的不同,介绍的次数也不一样。比如珍爱网一份1.88万元的合同,明确在5个月内给用户介绍不少于7个人。根据合同约定,如果会员觉得介绍的异性不合适,红娘需要在约定次数内介绍其他异性,直到用户满意。但大多数合同的期限为半年至一年。

    “只要撑够这个服务周期就行了。有的销售红娘觉得这个会员没戏,或者她(他)要求的条件很难找,那么红娘就会把自己的人介绍给对方,并明确告诉自己的人不能建立关系,只是为了凑够人数,走走过场。”晓晴说,这种情况下,红娘一般会找亲戚、朋友、熟人等,因为找公司的员工容易被发现。

    55岁的吴昕,就怀疑自己遇到了婚托。2017年4月,她花28800元成为了世纪佳缘的会员。随后,红娘为吴昕匹配到一位合适的张先生,可以见面聊聊。在吴昕看来,她已到了退休的年纪,并不是很在意男方的物质条件,而是希望找到一个在精神上有所交流,有内涵的伴侣。

    初见张先生,吴昕被其优雅的谈吐打动。随后双方互留电话,加了微信好友。回家后,吴昕发现给张先生发的微信他从不回复,这让吴昕产生了疑问,“即使对方没有继续交往的想法,也不至于一条微信不回。”于是,她找到红娘询问情况。

    几天后,一直没再露面的张先生突然打来电话指责吴昕,“为什么要为难她们(红娘),她们也是为我们好,红娘还一直在跟我夸你好,我也准备再约你的。”之后对方挂了电话,再无联系。

    从初见的儒雅内涵,到这次电话中的“气急败坏”,吴昕发现张先生前后态度转变太大,电话中对红娘也是处处维护。再联想起二人初次见面聊天时,张先生的话题从不关心吴昕自身的状况,这让吴昕怀疑张先生可能是“托儿”。

    “烂尾”的红娘服务,屡有发生的骗婚事件

    26岁的李雁,成为会员2个多月后选择了退款。她只被红娘安排见了1名相亲对象,远低于合同要求的“不少于7人”。

    2017年6月初,李雁出于交友的目的,注册了珍爱网会员。在珍爱网一家门店,工作人员劝李雁办理28800元的“珍爱佳丽会员”服务。李雁嫌太贵,双方经过一阵讨价还价后,李雁最终交了18800元成为了“珍爱佳丽会员”。合同承诺5个月内,向李雁介绍不少于7个人见面。

    没过几天,李雁接到了珍爱网红娘的电话,称有一位男士“条件很符合”,邀请李雁到门店见面。双方见面的40分钟里,李雁发现对方只是对她的工作感兴趣,每当涉及男士自身的一些情况时,往往是避而不谈。在李雁看来,并不能感觉这位男士是以一种“征婚交友”的目的来见面的。

    随后,李雁也问过红娘,对方对她有什么印象。红娘说,“这位男士对你印象不错,但是现在联系不到了,过几天再跟你联系。”可是自此再也没有消息。

    李雁说,从2017年6月到8月,珍爱网只介绍了那1名男士,之后再无介绍。她也给红娘打过电话,对方总是说再等等,然后没有了下文。她感觉可能不太靠谱,向珍爱网提出了退还会员费的要求。最终,李雁在当地消协的协调下,拿到了珍爱网的退款,因为之前已经见过1个人,所以拿到了全款的七分之六。

    在深圳工作的潘虹,于2015年7月签了《珍爱网线下VIP会员服务合同》,缴纳会员费28800元。潘虹记得,红娘当时向她保证,6个月的会员期内会尽全力帮她介绍对象。而且就算会员期过了,也有“赠送佳丽会员服务”的后续服务,也就是红娘会一直介绍。

    潘虹成为会员以后,曾同一个男士相亲,看到对方在见面时需要填写的印象单里,对她的评价不错。她也觉得对方不错,可以相处试试。20分钟的见面结束后,潘虹把自己的感受告诉了红娘,红娘却劝她,“哎呀这个不够好,后面还有更好的。”后来,潘虹试着主动在微信上联系该男士,但对方的回应很冷淡。

    6个月服务期内,潘虹见过五六个人,但都没有太合适的。潘虹说,服务期过后,签合同时承诺的“赠送佳丽会员服务”也没有兑现,红娘不再管她了。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不法分子也利用婚恋网站“骗婚”。记者以“骗婚”、“婚恋平台”等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到了逾千条案例。

    2017年7月24日,新疆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通过婚恋网络平台骗婚的案件。43岁的克拉玛依市居民魏义洋,通过世纪佳缘交友网站结识了被害人董某、马某、赵某等4名女性,先后假借木材生意、投资工程等名义,分别多次骗取4名女性钱款。从2013年到2016年,魏义洋先后骗取4名受害者90.51万元,用于购买车辆、偿还欠款及日常开销等。最终,魏义洋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八个月,并处没收财产15万元。

    晓晴说,她之前在婚恋网站工作中碰到过骗婚的情况。“男的拿了女方几百万元去了加拿大,女的就来店里闹。我们要是知道他是骗子,也不会让他进来啊。”

    在北京安杰(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潘翔律师看来,如果用户使用虚假证件注册成功,而婚恋网络平台疏于审核,没有把好关,从而导致消费者权益遭到侵犯,婚恋网络平台就有过错,应该根据过错责任大小,对损害的结果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2017年6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规定,所有的第三方网络服务平台必须要确保用户是实名制注册的,平台要审核用户提交的手机号码或身份证件等相关信息,并且要确保这些身份证件的真实性。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据《新京报》)

    婚恋网站之殇(资料照片)

    某婚恋网站线下活动场面火爆(搜狐网)

    某婚恋网站举办“幸福相约”活动(搜狐网)

    骗(漫画/新华社发/朱慧卿/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