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一场车祸曝出女儿非亲生,孩子的监护权该归谁

一场车祸曝出女儿非亲生,孩子的监护权该归谁

  • 时间:2018-01-23 04:42:23         
  • 法制经纬

    一场车祸爆出女儿非亲生,

    孩子的监护权该归谁

    叶 青

    一场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致前女友死亡。为了获得经济赔偿,5岁的女儿做了DNA鉴定。鉴定结果却出人意料,自己竟然不是养育了5年的女儿的亲生父亲。此后,外公外婆与准女婿对簿公堂,讨要孩子的监护权。经两级法院历时2年的审理,双方当事人在法官耐心劝说下,为了孩子健康成长,达成调解协议。那么,法院对这起案件是如何审理的?孩子的监护权依法该归谁?

    前女友因车祸死亡后带女儿索赔,经DNA鉴定女儿竟非亲生

    覃耀华和前女友韦小莹相识于2008年年初。当时韦小莹23岁,从广西柳州市某县到来宾市某县打工,在一次朋友聚会中结识了覃耀华。

    之后,两个年轻人经常电话交流,无话不谈。韦小莹青春靓丽,覃耀华憨厚老实。双方得知对方尚未婚配,感情很快升温。2008年12月,他俩开始以夫妻的名义同居生活。

    不久,韦小莹说自己怀孕了,覃耀华高兴万分,提出办理结婚登记。但韦小莹说自己不打算这么早结婚,覃耀华虽然对韦小莹的决定不解,但还是同意了。

    2009年11月,韦小莹在镇卫生院生下一女婴,取名蓉蓉。孩子的降临本该给父母带来幸福和喜悦,孰料“相爱容易相处难”的魔咒,在他们身上得到应验。同居后的生活琐事越来越多,特别是两人在养育女儿方面产生了不少分歧。随着蓉蓉一天天长大,两个年轻人的争吵也逐渐增多,且针锋相对,互不示弱。

    也许是因为两人没有办理登记结婚手续,双方闹起来顾及很少,矛盾在日积月累中终于爆发。女儿3岁时,韦小莹和覃耀华都觉得感情已经维持不下去,于是决定好聚好散,并协议约定,女儿蓉蓉由覃耀华抚养。

    分手后,韦小莹回到柳州某县,覃耀华则带着蓉蓉在来宾市某县生活。覃耀华对蓉蓉呵护有加,唯恐其受委屈,甚至拒绝再找对象。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4年3月21日,韦小莹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受了重伤,被紧急送往柳州市一家三甲医院抢救。但由于伤势过重,韦小莹两天后去世。

    谁也没有料到,韦小莹意外离去,会让当时不到5岁的女儿蓉蓉,卷入一场持续近两年的监护权之争。

    对于韦小莹的死亡,交管部门认定肇事司机周柳俊对事故负主要责任,肇事司机要进行相应的经济赔偿。覃耀华得知韦小莹去世的消息,带着女儿蓉蓉来到柳州市某县,参加这场交通事故的赔偿事宜。

    在处理事故过程中,周柳俊得知韦小莹未婚,面对突然出现的覃耀华和蓉蓉,他大惑不解,对蓉蓉的身份产生了怀疑:韦小莹未婚,蓉蓉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就算孩子是她亲生的,覃耀华又怎能证明自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若证明不了,覃耀华无权代替孩子索赔。

    听到周柳俊提出的一连串的质疑,覃耀华很生气,认为对方是故意刁难人。但换位思考一下,他觉得对方的揣测也情有可原:对方在保险公司投了保,理赔与否都是按照保险法规执行,如果我不做DNA鉴定,对方有理由拒赔抚养金。为了“验明正身”,早日帮孩子拿到赔偿款,覃耀华便带蓉蓉与周柳俊等人,一起来到柳州市一家有资质的司法鉴定中心,在韦小莹父母的协助下,做了亲子鉴定。

    然而,鉴定结果令覃耀华始料未及:韦小莹是蓉蓉的生物学母亲,而他却不是蓉蓉的生物学父亲。覃耀华看到这个结果时,顿时目瞪口呆,几近昏厥。

    周柳俊认为,既然覃耀华不是蓉蓉的生父,也不是蓉蓉法律意义上的继父或养父,他就没有资格替蓉蓉索赔。

    覃耀华实在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韦小莹已不在人世,他的不满无从宣泄。

    那一天,覃耀华在回住处的路上,精神恍惚,不像往常那样抱着蓉蓉。蓉蓉正处于懵懂年纪,她感觉到父亲今天怪怪的,便不敢吱声,只是跟在父亲身后,拽着他的衣角。覃耀华失魂落魄地走了一段后,猛一回头,发现蓉蓉就在自己身后,眼噙泪水,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角,惟恐跟丢了。霎时,覃耀华的眼睛泛红了,他一把将蓉蓉搂到怀里。见父亲终于回头抱自己,蓉蓉委屈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看着无辜的蓉蓉,覃耀华百感交集,十分自责。

    回到住所,覃耀华的心里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很不是滋味。含辛茹苦养了5年的蓉蓉,居然不是自己亲生的,这太让他实在难以接受。冷静以后,覃耀华开始追忆和韦小莹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他们是2008年12月同居,2009年11月底,韦小莹生下蓉蓉,时间相隔11个月,这是多么吻合的怀孕过程。难道她在此期间跟别的男人有染?覃耀华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一种被背叛的屈辱感,涌上他的心头。

    后来,覃耀华从韦小莹生前闺蜜口中得知,韦小莹在认识他之前有个相好的男朋友,双方感情不错,但遭家长反对。无奈之中,韦小莹与覃耀华恋爱同居,但她仍跟前男朋友藕断丝连。当韦小莹怀孕后,前男朋友去了外地,从此杳无音讯。韦小莹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想要打胎,覃耀华不允许。韦小莹担心对不起覃耀华,所以拒绝跟他办理结婚登记。

    获悉真相后,覃耀华心中才稍稍好受一些。

    外公外婆为争孩子的监护权起诉到法院,一审法院没有支持他们的诉求

    覃耀华虽然与韦小莹的恩怨就此画上句号,但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蓉蓉。那些天,年幼的蓉蓉预感到什么,变得怯生生的,不敢多说话,老是盯着覃耀华的一举一动,见覃耀华脸色缓和一点,她就钻进覃耀华的怀里。每当这时,覃耀华心中很不是滋味。韦小莹再有不是,毕竟已不在人世。而蓉蓉有什么错?她虽然不是自己亲生女儿,毕竟养育了几年,彼此感情很亲密,怎能抛弃她不管不顾呢?

    然而,就在覃耀华决心放下怨恨和心理负担,跟蓉蓉开始新生活时,蓉蓉的外公外婆却找上门来。

    原来,老人得知鉴定结果后,为了向肇事方主张韦小莹的死亡赔偿金,同时也不愿意将外孙女交给一个与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来抚养,两位老人找到覃耀华,要求变更蓉蓉的监护权,然后名正言顺地帮外孙女索赔。

    养育了5年的蓉蓉竟然非亲生,这种屈辱本身就让覃耀华苦不堪言。现在,韦小莹的父母又来争蓉蓉的监护权,要将蓉蓉从他手里夺走,覃耀华真有些舍不得。他想,就算自己不是蓉蓉的生身父亲,但养育了她这么多年,形成了事实上的收养关系,况且自己与蓉蓉谁也离不开谁。这么一想,覃耀华坚决不同意对方提出的要求。

    2015年年初,韦小莹的父母在与覃耀华数次协商无果后,一纸诉状将覃耀华告到来宾市某县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变更蓉蓉的监护权,由他们作为监护人。

    时隔两个月,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为了妥善解决这起不幸的案子,承办法官进行了走访,得知覃耀华确实视蓉蓉为掌上明珠,蓉蓉也很依赖覃耀华。

    法院认为,亲子鉴定证明覃耀华不是蓉蓉的生父,按照法律规定,在生母去世、生父不明的情况下,作为外公外婆可以要求获得外孙子女的监护权。但就该案而言,蓉蓉从一出生就与覃耀华共同生活,覃耀华尽到了主要的抚养义务和监护责任。即使后来明知两人非亲生父女,覃耀华依旧将孩子视如己出。倘若现在将蓉蓉判给其外公外婆抚养,从感情上说,覃耀华难以接受。覃耀华没有证据反驳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结论,法院确认鉴定意见书的证明力,在韦小莹已身亡、生父尚未明确的情况下,韦小莹的父母对蓉蓉享有监护权。但是,韦小莹的父母已年满60岁,要让蓉蓉到160 多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县城,跟年迈的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将改变蓉蓉目前稳定的生活环境,会给蓉蓉心里留下阴影。另外,蓉蓉的外公外婆文化程度不高,对蓉蓉今后学习和成长将带来影响。蓉蓉从出生后,一直与覃耀华生活,两人以父女相称,应视为事实上的抚养关系,况且他们有父女感情。

    法院为了保护儿童的合法权益,结合本案的实际,认为由覃耀华对蓉蓉行使监护权,更有利于蓉蓉的健康成长。据此,一审法院没有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由于谁是蓉蓉的监护人问题尚有纠纷,法院中止了交通肇事赔偿案的审理。

    经二审法院调解双方达成和解,孩子监护权归外公外婆,孩子的父爱得以延续

    拿到一审判决书后,蓉蓉的外公外婆不服,认为覃耀华不是蓉蓉的亲生父亲,不具有监护权,上诉至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年7月,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时,蓉蓉的外公外婆依然坚持覃耀华是外人,他们才是蓉蓉的合法监护人。但覃耀华明确表态,不愿放弃监护权。他担心一旦被剥夺监护权,自己可能一辈子见不到蓉蓉,感情上难以接受。他坚持由自己抚养蓉蓉。

    为了妥善解决矛盾,使彼此都能给予蓉蓉更多的爱,在双方同意下,法官进行了调解。

    调解中,法官了解到双方的症结所在:韦小莹的父母担心覃耀华与蓉蓉没有血缘关系,以后会虐待蓉蓉。而且,女儿韦小莹已去世,留外孙女在身边抚养,也是对女儿的想念。而覃耀华则担心,蓉蓉由外公外婆监护抚养,自己会失去蓉蓉,感情上无法接受。

    针对双方顾虑,法官耐心细致做工作。法官从蓉蓉跟谁在一起生活更利于她的身心健康,不厌其烦与当事双方进行沟通。通过释法明理,最终覃耀华表示尊重亲子鉴定的结果,同意蓉蓉的监护权由其外公外婆行使。但覃耀华提出,自己抚养蓉蓉多年,经济和精神上付出很多,且蓉蓉和他有很深的感情,目前根本就不愿离开他,要求对方给予这些年独自抚养蓉蓉所花的10万元,并暂将蓉蓉留在自己身边生活一段,由蓉蓉的外公外婆每月支付抚养费400元。他们随时可以来探望蓉蓉,等蓉蓉慢慢与他们熟悉后,外公外婆再带走。覃耀华还提出,希望以后双方对蓉蓉非亲生的事实予以隐瞒,彼此以亲戚关系走动,争取给蓉蓉更多的关怀,使其健康成长。

    蓉蓉的外公外婆知道,覃耀华这几年独自抚养蓉蓉不容易,同意补偿覃耀华部分抚养费,但他们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希望覃耀华少要一些。最后,覃耀华做出让步,要求对方一次性给予5万元经济补偿。蓉蓉的外公外婆,接受了经济补偿数额,同意对蓉蓉身世问题的处理办法。

    本案调解结案协议,最终在法院内达成:蓉蓉的监护权由其外公外婆行使;蓉蓉暂时跟随覃耀华生活,外公外婆每月支付给覃耀华400元作为蓉蓉的生活费;外公外婆一次性给付覃耀华5万元,作为补偿其之前抚养蓉蓉所开支的各项费用。

    协议签订后,在法官见证下,蓉蓉的外公外婆将5万元补偿款兑现给了覃耀华。双方当事人在签订协议时,彼此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态度变得和好如初。事后,当事人还专程送给法官一幅写着“倾心调解息讼争,心系妇儿促和谐”的锦旗。

    依照协议,蓉蓉仍然跟覃耀华一起生活,而外公外婆则常常抽出时间,不辞辛劳地前去探望蓉蓉,让失去母亲的蓉蓉得到更多的双重关爱。

    蓉蓉的监护权确认后,法院对韦小莹交通事故死亡赔偿案,也作出了判决。

    2016年,蓉蓉就要上学了,尽管覃耀华千般不舍,但他尊重法律,开始尝试着归还蓉蓉的监护权,让她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等蓉蓉适应了那里的生活环境,自己再去找一份工作。9月初,学校正式上课的那天清早,覃耀华牵着蓉蓉的手,和她外公外婆一同去往学校。到了校门口,覃耀华将新买的书包挂在蓉蓉肩上,告诉她自己要外出打工,叮嘱蓉蓉要尊敬老师,认真学习,放学回家后,要听外公外婆的话。同时,覃耀华对蓉蓉的外公外婆说,以后会经常来看他们。覃耀华想到外出打工后,需等到翌年春节才能见到蓉蓉,离别的伤感使他泪水夺眶而出。

    不久,覃耀华在广东找到一份工作,闲暇之余,他常给蓉蓉打电话。2017年春节前,覃耀华从广东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往蓉蓉的外公外婆家,看望分别多日的蓉蓉。

    2017年五一期间,覃耀华再次带着礼品和蓉蓉喜欢的东西,到蓉蓉的外公外婆家看望蓉蓉。见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情景,覃耀华十分高兴,把蓉蓉搂在怀里……

    (涉及个人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