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至少我可以……

至少我可以……

  • 时间:2017-06-17 01:14:13         
  • 撰文\包利民

    我们许多充分的理由其实都是借口。所谓的付出,并不一定是非要克全功而还、尽全力而争丝毫,但求无愧我心。无愧,就来源于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尽所能而已。至少要做到我们能做到的。

    一个极有个性的朋友,行为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火车上,一群人嬉笑着取笑捡瓶子的小女孩,他紧绷着脸;求职时,一个竞争对手由于紧张自我介绍时出现失误,别人幸灾乐祸地嘲笑,他不笑。问他,他说:“看别人欺侮捡瓶子的小女孩,我虽不能路见不平一怒拔刀,至少我可以不去随众嘲笑欺凌;我无法给竞争对手鼓励和支持,至少我可以不去落井下石地和别人一起哄笑。”他因此连连碰壁吃亏,却丝毫不改。我想,他不是傻也不是迂腐,而是保留着立世风骨。

    一个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她父亲去世了,虽然相隔遥远,我还是坐了一夜的火车赶了去。下车的时候正赶上葬礼,好多的人,有她的朋友也有她的同事同学,大家都用各种话语劝慰着她。我先是远远地看着,然后走上前轻拥了她一下,便一直陪在她身边。葬礼结束后,大家都说忙,一一告辞而去。后来,只剩下我自己。她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是她唯一的亲人。那一整天我就陪着她不停地走,后来坐在河边,一句话都没有说。她终于恢复过来,对我说:“谢谢你!”我说:“我并没有帮到你什么。”她认真地说:“至少你能来,至少你没走。”

    是的,至少我可以赶来,至少我可以不走,我能做的只有这些。虽然在另一个城市,我也是忙碌得没有空闲,也是一样的不自由,至少我做了能做的该做的,我觉得就不会留下遗憾。

    想起一个亲戚,她起初辞掉铁饭碗的工作去外地闯天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看好,因为大家都太了解她,说以她的性格能力根本不可能创业成功,早晚会撞得头破血流。仿佛印证了大家的话,开始那些年的确如此,她几乎是血本无归。可是,现在的她却真的让人刮目相看,事业有成,最可贵的,她依然是她,并没有变得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处事圆滑,仿佛仍是当年的那个女孩子。她告诉我们,在最艰难的时候,她至少可以坚持不撤退;在有爬不过的高坎时,她至少还可以绕路去走;不管怎样的际遇,她至少可以不改变自己,至少可以不丢掉希望。这么多的“至少”成就了她。

    在我们的生活里,在我们的生命中,“至少”,应该就是我们最后要坚守的东西了。我们坚守了,也许就成功了,即使不成功也不会留下愧悔。我们往往丢掉了太多的“至少”,忘记了太多的“我可以”。不能施舍给别人什么,至少我可以不炫耀;不能追赶上别人,至少我可以不嫉妒;不能和别人成为朋友,至少我可以不成为敌人;不能改变别人,至少我可以不让别人改变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绝望绝境,也没有什么长痛长伤,因为,至少我们可以静静地活着,活着,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