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名家名篇 > 名人传记 >> 《李清照评传》——(二)以内证为根据

《李清照评传》——(二)以内证为根据

  • 时间:2017-05-30 00:30:44         
  • 李清照曾上诗赵挺之搭救其父李格非。而李格非,不仅受知于苏轼,是苏门

    后四学士之一②,他还执意不肯落井下石地编派元祐党人的罪过,违背执政者

    的旨意从而被外放③。在绍圣年间,赵挺之尚未执政时,李格非还是被执政者

    拉拢的对象,而到了赵挺之大权在握时,由他参与制造的“扩大化”,从而

    把李格非罗织在元祐奸党的名单之内,直至于端礼门立党人碑,以示永世不

    得翻案。

    在上述壬午诏颁布约半年后,崇宁三年“夏,四月,甲辰朔,尚书省勘

    会党人子弟,不问有官无官,并令在外居住,不得擅到闭下”。④这样一来,

    赵明诚和李清照这对原本恩爱的夫妻,不仅面临被拆散的危险,偌大的汴京,

    已经没有了李清照的立锥之地,不得不只身离京到原籍去投奔先行被遣归的

    她的娘家人。传主的颇为激愤的上赵挺之的诗句——“炙手可热心可寒”,

    以及《漱玉词》中那些表达伉俪睽违而又悲苦莫诉的离情词,就是产生于这

    种政治历史背景之下,而绝不是什么觅锦帕书赠“负笈远游”的赵明诚。结

    婚之初,赵明诚还是汴京的太学生,殊无“负笈远游”之事。不久,他就凭

    借荫封的特权当了鸿胪少卿。此系中央清要之职,更无须阔别京城的丞相府

    邪出而游宦。以上引述旨在说明本书关于李清照研究的新构想,均有可靠的

    史料依据。当然,笔者在有关信史中所找到的依据远不止这些,其余将在以

    后的章节中,联系传主的行实陆续加以征引。

    (二)以内证为根据

    ① 李清照《金石录后序》。 ① 《史记·孙子吴起列传》、《晋书·张昌传》、《北齐书·邢邵传》、《周书·裴侠传》等。 ② 韩淲《涧泉日记》卷上。 ③
    ④ 《续资治通鉴》卷八八。

    《宋史·李格非传》,“绍圣立局编元祐章奏,以(格非)为检讨,不就,戾执政意,通判广信军”。

    这里的“内证”是指从传主的作品中,找到的关于其身世的证明。前述

    细审用事用典,是寻找内证的方法之一,笔者借此找到了清照被疏无嗣的旁

    证。但是与传主身世和其词作基调休戚相关的还有一个更直接的问题,就是

    赵明诚是否确有纳妾之事。按照宋代的婚俗,纳妾是必然的,也有学者曾经

    注意到这一点①。可惜的是没有深究、没有说明此事的轻重和所以然,因此容

    易给人造成误解,从而认为赵明诚的是否纳妾是无足轻重的事,有的人甚至

    认为这是一件庸俗无聊的事。问题恰恰相反,一旦赵明诚有蓄妾之举,赵、

    李之间的所谓美满婚姻就不复存在。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性爱是最个人

    的,它必须以专一为前提,失去专一就没有真正的爱情可言。加之李清照不

    但是一个学养深厚的知识女性,更是一个具有叛逆性格的既执着又敏感精神

    品位极高的女性。这样的女性,不但不会甘心于丈夫在享有三妻六妾特权的

    情况下,对其作为一个人的本能要求的不可避免的挫伤,就是对她略有那种

    心猿意马般的敷衍、愚弄,或单纯生理性地给予,也是难以容忍的,也必然

    给她带来难以言传的痛苦。这当是传主作品基调悲苦无拟的最深层次上的原

    因。以往在李清照的研究中没有着眼于此,所以一直存在着这样一个无法解

    释的矛盾,即一方面把赵、李之间的感情说得美好无比,一方面又不能不承

    认传主的作品(尤其是词)的基调不胜悲苦。所以即使从形式逻辑中的同一

    律上看问题,赵明诚的纳妾也是必然的。但问题的复杂性还在于,李清照毕

    竟是生活在不能不受三从四德等封建礼教制约的时代,对一夫多妻这种极不

    合理的封建制度,她也只能在不违背“夫道尊严”的情况下,采取怨而不怒

    的形式加以披露。基于这种认识,笔者对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中的这样一

    段话再三琢磨过:“八月十八日,(赵明诚)遂不起。取笔作诗,绝笔而终,

    殊无分香卖履之意”,从而认定,这个“分香卖履”典故的出现,就是赵明

    诚曾经有过蓄妾之事的“内证”。

    “分香卖履”,语出《陆机集·吊魏武帝文》引《曹操遗令》,云:“余

    香可分与诸夫人,诸舍中无所为,学作履组卖也。”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域

    外馈赠的名贵香料,可以作为遗产分给众妾;至于宫女,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就叫她们去学做鞋子卖钱养活自己。后来,此典除了被作为曹操生活简朴的

    美誉外,还专指人在临终时对其妻妾的恋念之辞。本来这一典故,在我们日

    常使用的,不管是旧版,还是新版的工具书中都不难查找,那么,为什么八、

    九百年来没有人特意关注传主引用这一典故的用意所在,也就没有解开赵明

    诚曾有过的“武陵”、“章台”之行和蓄妾之举的谜底呢?原因主要有以下

    两点:

    首先,《金石录》是一部专门性很强的著作,作为它的序言,《后序》

    虽见于《容斋四笔》卷五、《诗女史》卷十一、《彤管遗编》续集卷十七、

    《古文品外录》卷二十三、《古今女史》卷三、诗词杂俎本《漱玉词》等,

    但都只有撮述大概,没有上引“殊无分香卖履”云云,人们对此便无从索解,

    何况这些书中的大部分,也不是一般人有兴趣,或有能力卒读的。

    其次,传主向以词名著称,接触或熟读其诗文的人较少,七十年代未版

    行于世的王学初《李清照集校注》,虽然不但收录了《后序》,还在此书的

    第186 页上,注了“分香卖履”的出处,但却未作任何解释,人们仍难以确

    ① 王汝弼《论李清照》,济南市社会科学研究所编《李清照研究论文集》,中华书局1984 年5 月版,第115 页。

    知此典与清照身世的内在联系。后出的其他版本中,有的对此典虽作了少许解释,但也只是点出这是关于私事的遗嘱而已,远未揭出谜底。

    现在看来,《金石录后序》中的“殊无分香卖履之意”,绝不仅是指赵明诚没有留下遗嘱,而是说他既没有象当年的曹操那样,对其妻妾留下遗嘱,也包含着因“赵君无嗣”,无须留遗言于儿辈。这样一来,以“分香卖履”代指赵明诚的遗嘱才是恰当的。如果赵明诚压根没有蓄妾之事,那么这里借用曹操对其妻妾的遗嘱,就很不得体。学识渊博而又极擅用事的李清照,在涉及自身内讳的事情上,绝不至于有不伦不类或顾此失彼之嫌。正因为清照熟知曹操这一遗嘱的具体内涵,借以点明赵明诚遗有妻妾恰到好处。这也就是前文所指出的,由于时代的局限,李清照对此类事情只能采取怨而不怒,或不怨不怒,甘愿“从夫”态度的一种注脚。

    正因为赵明诚曾有蓄妾之事,到了六朝金粉的建康,他又经不住新的诱惑,而涉足“章台”之路,所以李清照才用心良苦地对赵明诚这一身分、行径类似于“玉勒雕鞍”①者,加以劝谕。她之所以“酷爱”欧阳修“庭院深深”之句,并将其隐括成《临江仙》(庭院深深),其旨正在于此。看来,轻而易举地获得了高官厚禄的赵明诚,并未接受妻子的劝谕,而在私生活上热衷于寻花问柳,不仅妨碍了其对金石书画的正当爱好②,在江宁府事这一抗金前线的重要岗位上,亦疏于职守,所以就任不久就被停职调换,不等离开知府官邸,又犯下了“缒城宵遁”③的失职之咎。这不仅给他自己的历史上留下了不够体面的一页,更可能给传主高洁的心灵上留下难以弥补的遗憾。正因为在李清照的一生中经历了许多危苦之事,所以其作品不仅在艺术性方面很值得借鉴,其思想内容更经得起回味和推敲。对这样的作家作品绝不能再象以往那样,用那种庸俗化了的查阶级定成分的办法简单从事,而必须深入到其内心深处,揭示出其种种难以告人的隐秘。

    综上所述,对于《李清照评传》(附《赵明诚传》)的撰写,笔者将在反复体味马克思主义关于“天才的猜想”之启迪意味的同时,用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并以“信史”为依托,以“内证”为根据,将传主的一生经历及其好思想、好品格、好手笔,联系笔者的某些切实感受,化作一部雅俗共赏之书,聊当瓣香之荐,一则告慰英灵,一则奉呈知音。


    欧阳修《蝶恋花》(庭院深深)。

    ② 施宿《嘉泰会稽志》卷十六、桑世昌《兰亭考》卷三载吴说跋唐阎立本画《萧翼赚兰亭图》。吴说的这一跋语曾提到,此图系江南李后主故物。周谷以之与同郡人谢克家之子、赵明诚的表兄弟谢伋。伋及携至建康,为郡守赵明诚所借不还。 ③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二十,详情已见前文。

    名家名篇分类信息

    本类热点